对话母基金之王唐宁:以母基金为最佳选择的财富管理风口将至

改革开放四十年间,伴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社会财富得以快速积累。尤其是近十年,中国私人财富市场规模增长五倍,持续释放了巨大的增长潜力和市场价值。随着中国以及全球金融形势的变化,过去的投资方式已经不再适应新时代的经济形势。从微观层面,财富的代际传承日渐成为巨大的需求盘,而宏观层面,衔接新经济所需的长期耐心的钱和四十年发展创造的巨大财富,更是亟待解决的痛点。业内一致认为,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风口将至。

据《欧洲货币》今年推出的中国市场第一本财富管理、家族传承领域报告《百年版图:家族传承指南-财富传承的国际经验与中国实践》显示,企业主仍然是高净值人群的主要组成。不管是在中国,还是美国、欧洲,高净值人群中企业家或商业经营者,大约占50%甚至更高的比例。中国高净值人群中,企业经营者高达51%。中国目前正处在创富一代向下一代传承财富的特殊阶段,财富传承问题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

作为母基金这一财富管理形式在中国最重要的宣导者与践行者之一,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看来,无论是对资本市场的正向传导效应,还是对实体经济尤其是新经济的长期支持,借由母基金的形式进行资产配置的财富管理,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不远的未来,财富管理将迎来以客户为着眼点、以资产配置为核心、包含资产增值保值和事务性管理的大时代。

宜信财富母基金三年来的成绩印证了唐宁的判断:管理资产规模超过256亿,被投基金超过200支,被投基金规模总合超过2000亿,已有111家企业上市,并孕育出30家独角兽企业,占全国总数的四分之一,这里每一个数字都凝聚着母基金这一新时代投资方式所具备的强大动能。针对财富管理市场前景、国际化能力、以及它与金融科技和传统金融体系的结合点等话题,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日前接受《财经》杂志的专访。

“传承,不仅是微观层面的问题,更是宏观层面的问题?!?/p>

记者:财富管理在中国仍处于早期阶段,在您看来,从全球角度出发,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目前处于怎样的坐标系?

唐宁:真正的财富管理是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因此无论是高净值人群还是中产人群,在进行财富管理时,其资产组合都应该遵循资产配置的原理。就现在来看,中国的市场中仍有很多投资者在进行分散的、投机性的投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它尚处早期。在下一阶段,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将迎来根本性的转变,将从过去以产品为中心,到以资产配置为中心,以客户为中心。

在这样的前提下,首先我们要认识到,改革开放40年创造出来的巨量财富,需要很好的管起来、投出去、传下去,相应的需求是巨大的。而这些需求尚未被正确的理念所指引,被先进科学所充分践行。该干的事很多,对于从业者来说相关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从投资角度来讲,财富管理要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寻求更高速、高效的社会财富增长。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中国的新经济也为财富管理市场提供了非常好的增长之源。例如,大数据、云计算、消费升级、科技+等等,这些新经济的企业、行业在高速、高质量的成长,它们能够带来巨大的回报。

另外,即待发生的由创一代到创二代的传承,是财富管理行业巨大的历史机遇,十年之前创一代还年轻,十年之后可能都上岁数了。因此在这样的时间点产生了传承的需求,这也是行业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记者:您提到财富管理不仅有家族财富保值的作用,同样也会传导到资本市场,避免一些炒作行为。财富管理的重要性还体现在哪些方面?

唐宁:如果上一代没有传承的规划,无论是财富还是理念都无法被下一代所掌握理解,在此基础上再缺失像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这样的工具去约束和指导下一代的行为,那么无论积累了多少财富,都会通过诸如炒房、炒币、炒股等行为挥霍掉。这个过程将导致社会财富大幅蒸发,炒作人多了,也会让很多资产价格大幅偏离真实价格,搞乱资本市场。正因如此,传承,不仅是微观层面的问题,更是宏观层面的问题。

财富管理是综合性事物,主要解决财富和传承的问题。首先要实现投资者资产的保值增值,通过资产配置方式进行资产组合。此外要认识到,道德伦理也是传承重要的组成部分,ESG、环保、社会、治理、二代税务优化等,都包含在传承的维度内。

“母基金是高净值、超高净值人进行长期投资、另类资产投资的最佳选择”

记者:近期,我们关注到四大行都要开始全面布局理财子公司。在您看来,银行的理财子公司跟市场上专门的财富管理机构相比,有怎样的优劣势?在财富管理环节,金融科技应如何赋能?

唐宁:财富管理更多是以客户为中心。银行的理财子公司更多的是生成相应的产品。当子公司有更多元投资的可能,就会帮助银行的理财规划师更好地去服务客户,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更多的将精力集中于资产管理的范畴。但是财富管理是站在客户的角度,帮助客户做资产配置。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要跟不同金融机构开展合作,所以归结来讲,二者的出发点是不同的。

对于财富管理行业而言,科技的应用非常关键,AI+FOF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页面来看,它很像一个搜索引擎,但是当我们输入一家机构的名字,检索到的不是原始信息,而是从60多个维度展现公司整体投资、业绩、基金、管理人等各方面表现的详尽报告。在这个引擎中,存储了超过2万家GP机构和超过3万支基金,能从60个不同的维度,全方位的获取一个GP的数据画像,每秒钟就能实时分析一千万条数据,这样的分析能力,是人的脑力完全无法企及的。

那这些功能是怎么帮助母基金投资和决策的呢?

首先,目前登记注册的GP就有2万多家,还有大量的没有在册登记。这么多的GP靠人力一个个鉴别,是非常困难的,既有可能错过一些好GP,也容易产生鱼目混珠的情况。但如果通过AI+FOF系统,只需要轻轻敲击一下键盘,就可以全面了解GP的过往详细情况,同时还拥有智能交叉验证的功能。这样一来,这个GP以前做过哪些投资,它的投资理念、逻辑、人员结构、投资业绩等情况就一目了然,极大的提高了投资的效率与准确性。

其次,投了一支基金后,母基金的工作并不算结束,相反,投后管理也是非常重要的日常工作。如果被投的企业突然发生重大风险,如何能在第一时间得知并作出反应?AI+FOF系统拥有的舆情监测功能就能做到,这对投后管理工作来讲也是极大的支持。

第三,私募股权行业的风口变化非???,从游戏到团购,再到如今的各种共享,这些风口是从何时开始萌芽的,整个行业的走势、估值的起伏都是怎样变化的,AI+FOF系统也可以帮助母基金管理人清晰地观测与秒级汇总整理,这就给投资人提前去判断和预警提供了非常有力的依据。

除此之外,财富管理行业对于科技的应用不仅体现在传统意义上的流量、获客、服务、风控等方面,也体现在利用科技的方式进行投资者教育。正如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霍学文局长所说,当前行业之中最难的事就是如何进行投资者教育。从业机构都应该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让投资者道自己在做什么,拥有基本的判断,有能力分得清良莠,同时也要自己承担相应的责任。

我始终认为,金融是一个令人生畏的东西,正因为专业门槛太高,所以并不会让大家都觉得愉悦。如何让门槛降低?就是90后、00后讲求的参与型、互动型,寓教于乐游戏型,我觉得这些是最前沿的投资者教育方向,也是科技的重要运用方向?;诖?,宜信在过去几年进行了非常多的摸索、实践,有了成功的范例,我们用动画视频的方式,让投资者更好的理解、接受复杂、枯燥的金融概念。

记者:您提到母基金是资产管理配置最有效方式之一,通过母基金做财富管理,除了本身强有力的资本以外,还需要什么能力?

唐宁:我认为母基金是高净值、超高净值人进行长期投资、另类资产投资的最佳选择,不是之一。为什么这么说?中国的投资者绝大多数都是个人非专业投资人,把自己的钱投到单一机会之中,很长的时间、很高的风险,这样的投资方式是错误的。一定要风险分散的去进行高风险的资产类别的投资。

母基金能够做到的是将社会财富投资到不同类别、不同特色、不同发展阶段的优秀基金中,同时母基金的管理团队、投资团队又能做好相应的搭配和未来十年以上的管理。

当我们做到了好基金、好配置、好管理,发生了什么神奇的事呢?母基金的一端,高净值、超高净值的投资者,他们是过去改革开放40年传统经济的赢家,从事制造业、房地产、进出口等等,母基金可以帮助他们拥抱新经济,投资于科技创新领域。通过这样的方式,投资者了解了新技术、提升了自己的企业,同时应对了别人利用新技术对自己的颠覆。母基金投资的另一端,那些科技创新类企业,他们获得了长期的钱、耐心的钱,两大需求完美匹配。

母基金对中国金融和中国社会一个极为重要的贡献,是把过去40年改革开放传统经济创造出来的巨大财富与下一个40年新经济科技创新所需要的长期的钱、耐心的钱、资本的渴望完美对接到一块。这是财富管理机构能够为社会做的事情,也是母基金这样一个形式能够为中国未来做的事情,我觉得这是革命性的。

“国际化是一种理念、是一种格局、是一种文化”

记者:在当今金融开放进程中,您能结合宜信的国际化布局谈一谈目前财富管理在国际化视野中的新趋势吗?

唐宁:随着金融改革的不断推进,投资者的需求将越来越国际化,因此赢在未来的财富管理机构一定是一家国际化的机构。国际化是一种理念、一种格局、一种文化,早年的宜信没有任何海外业务,但是我们的定位、商业模式、人才都是国际化的,我们对标了国际的最佳实践,这就决定了当我们思考自身和行业发展的时候,是从国际视野出发的。

所以国际化未来不仅是投资者赢在下一个40年的必由之路,也是宜信财富作为中国顶级财富管理机构,帮助他们的一个重要维度。

记者:结合今天会议主题,通州发展副中心在财富管理方面,您有什么看法可否分享?

唐宁:今年恰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国金融部门的功能正从以融资为主,转向融资与财富管理并重的时代。私人财富的迅速扩张,金融科技和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盘活存量金融资产、优化配置金融资源,以更好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的现实需求,都表明财富管理在中国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通州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对于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区域辐射力的财富管理中心,完善财富管理行业的全产业链,其意义不言而喻。从多年企业实践角度出发,对于通州的发展我有三点看法。

第一,与国际接轨,通州本身就有很强的国际化水平,希望日后通州推动的模式,吸引的机构、培养的人才都是国际化的。真正做到与国际接轨、学习国际最佳实践、借鉴国际最佳实践。

第二,与实体经济相结合,用母基金的方式支持科技创新等。其实科技赋能新经济的元素到处都是,不仅仅是私募股权、创投方面。中国的新经济是科技创新和中产阶层高净值寻求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双轮驱动的一个高质量增长,顶级财富管理机构需要具备独到的眼光。以房地产投资来举个例子,物流地产是不是非常好,养老地产是不是巨大无比的投资机会?养老地产是消费升级带来的,物流地产是科技推动的电商带来的,这些都是有高科技和新经济元素的产业。

针对中小微企业数字普惠金融的需求提出不同的解决方案。底层资产都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种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支持新经济,给新经济注入能量的力度非常之大。所以做财富管理,一定还是要能够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服务实体经济。

第三,善用科技。刚才谈到如何用科技去服务客户,做投资者教育,谈到人工智能加母基金的工具,包括帮助监管做一些事情等等,都是大有可为的。

相关推荐

认购国内私募基金请登录宜信普泽网站(simu.yixinfund.com)

  • 长三角铁路午后迎首波客流高峰 个别车次票较紧张 2018-11-26
  • 爱奇艺董事会调整:陆奇退出 王海峰等进入 2018-11-26
  • X
    提示

    error

    确定

    error

    X
    温馨提示

    竞彩足球推荐网 返回